萬聖節。
家喻戶曉的節日,照理說應該會有個人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自己的或者就是玩不給糖就搗蛋然後就把自己抓去房間裡───男人停止了思考。
房間傳來的聲音細微呻吟讓男人皺起了眉間,那聲音…太熟悉。
褪下了身上唯一的薄外套,男人走到了樓上並且用力拉開了房門、「你沒──」疑?
到底是疲勞過度還是腦子混濁產生了幻覺?
在男人眼前的是一幅過於驚駭的畫面。被用禮物用來包裝的粉紅色絲帶綑成五花大綁的,嘴巴還纏了一條看起來極為高級的白色絲巾。
「啊──!染、染你沒事吧?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綁架?搶劫?
可是房間內的東西都看起來完好無缺的,怎麼看也不像是激烈戰爭過後的場景,而且那些掛在牆上的萬聖節飾品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歹徒也有應該過節的理念嗎?
然手忙腳亂的解開了捆在男人嘴上的絲巾,直到他能開口說話。
「等、等等,然!然!冷靜點,沒有歹徒,也沒有搶匪...等!你的手──」壓到了不該壓的地方了。
才剛被提醒到的然還渾然不覺的,直到看著身下的男人紅著臉撇開了頭這才露出了了然的表情,然後就換成了一上一下的兩個男人紅著臉頰的畫面。
「我...我先起來...」
「等等!你的腳還纏著、」可是來不及了。
這一次,然重重的摔到了對方的身上,兩人同時發出了悶哼聲,當然最後還是然拚命道著歉的從染的身上爬起,經過剛剛的拉扯已經鬆了不少,身上的束縛還是染自己鬆開的。
「那個、我先去浴室一會──」剛剛的碰壓不料已經讓他起了些許反應…本來就沒有打算在今天進行房事的染快速的起了身,但是,衣角被拉住了。
染一臉疑問的轉過頭,結果同樣也看到了紅著臉的那個人。「?」
「我、我腿軟了...能不能...扶我起來一下...?」
拉是拉起來了,然而頸子被抱住了。耳邊的低語,成了慾火的導火線。
「Candy or Me?」


後記:
後文就是祝大大們生日快樂──不對是萬聖節快樂。
因為翎姊姊我昨天才送了一張卡片給朋友慶生(啾咪)

然後同人文當然還是用甜死人不償命的東西呈現,不過話說好像每次的同人文小受受都要很可憐的被吃掉然後隔天腰酸背痛的去上班###嘖嘖男朋友你太不用心了←罪魁禍首
這一次讓親愛的然然結束了最後一句話,我要Me啦我要ME!(你不
不曉得大大們有沒有被誰整到呢XDDD因為最近在路上看到某小屁還帶著面具在街上亂晃,害翎姊姊以為他神經錯亂了-/////-

然後啊然後我發現最近自己很喜歡玩一個梗──
「你──手受傷了?!」
「沒什麼,小傷而已。」

老梗玩不膩欸❤

最後還是要說:聖誕節快樂───啊不對是萬聖節快樂,要快樂喔啾❤

我的ㄚ頭再拖稿了啦(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