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上牆,我獨自赴約。

看著對面站著的男人,我突然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

瞇了眼,我用著平淡的聲音開口道:「羅薩,如果這次的附約妳還是只為了這麼看我,那麼很抱歉,我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你玩辦家家酒。」

冷冷的,我看向他。

雖然今天的太陽相較於前幾天的天氣,確實低了幾度。

不過我還是覺得很熱。

屙、抱歉。一時慣性,總之今天找你來的目的,我想你很清楚。」

「摁,不過我上次不是拒絕了?」

老實說,我對於死纏爛打的男人沒太大的興趣,應該說是極度厭惡,因為那只會過於影響我的生活,愛情嘛,合得來聚、何不來則散。這規則我還是懂。

「如果你還是喜歡我,那我無輒。」然後我看到他露出了被拋棄的表情。

「還有,麻煩請下次來見我時用不著帶那些人,我還沒卑鄙到會對你動手。」我伸手指向站在門口那些長的凶神惡煞的男人,裡頭混雜的幾個女的,不過看起來並非善類。

是說、上次的那幾個人似乎消失了?

想綁雨的那幾個人,不在裡頭。

「開口說一句話很難嘛?」你還真是惜字如金啊大哥。

「啊不、」他搔了搔頭,「只是不曉得該回應什麼,下次我會獨自赴約的。」

所以你是打算自動忽略我說的那些話?

煩燥的抓了頭髮,我開始思考著該怎麼跟這個男人溝通,說也說不聽,偏偏又帶著那種很無害的笑容,該死的這種人最棘手了。忽視於對方投來的疑問眼神,我撇過頭選擇無視。

「我喜歡你讓你很困擾嘛?」沒有回應,「是因為...王政宇?」

轉回,我看著他,這次換我疑問。他喜歡我跟王政宇有什麼關係?

 

「阪區第三號港口出事。」

「港口出現了兩具屍體,被路過的兄弟給找著,我剛剛過去了一趟槍倒是不錯呢,從國外進來的貨。」

 

突然,我想起了這句話。

眼睛掃過他們那裡的人,我站起身來便往其中一個人走過,「你的槍呢。」

「疑?這、羅哥...」男人看了羅薩一眼,似乎是得到了允諾才將槍枝交給我。

接過後,我才將彈夾取出,並不是雷說的貨該死,被換過了。羅薩,你倒是想的挺周到,殺了人之後就把貨全部撤掉重新更換了是吧。

「有什麼問題嘛?」之後,是一個疑問聲。

「不,我只是很好奇你們所用的槍枝跟成哥進的貨是否相同,畢竟國外進來貨可是挺珍貴的,應該沒有誰會蠢到去幹這種事。」彎了彎唇角,將槍枝扔回便走向對方。

套我的話?那麼就讓你得逞一次也無妨。

「不過聽說國外的貨物似乎較稀有?一次訂貨的話,似乎倒不是不能商量?」

他依然笑著,在我眼裡、很可笑。

「是呢。」我點了點頭,抽出根菸咬著,「訂貨單上頭都寫的清清楚楚,來源去處、還有戶頭的匯出匯入,我想應該不會少才對?」

輕笑著,不意外的我瞧見了對方似乎有些發白的臉色。

當然、還得裝作視而不見。

「最近事情也真多,一下子有人用鬼神的名義在外頭鬧事,一下子的擄人案件,然後還有、阪區第三號港口的幾條人口,真夠麻煩的。」

...那麼,有查到什麼嗎?」

「不,什麼都沒查到。」我攤了攤手,這也不算謊言,畢竟就算真的查到什麼,資料顯示也不夠證明誰才是元兇,那我也還沒必要打草驚蛇。

這幾句話,不過是為了讓你慌了手腳。

要是其他人的話我倒是不敢冒這風險,畢竟要是讓他們對我們提起戒心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調查可能會更加困難,但是在看到對方其實同樣也怕死的情況,我想、也不必擔心這麼多。

就算真的有事,那麼到時候、就直接處理掉。

在這裡混的每個人,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呢。

「希望你們能儘早找到那些人。」

「當然。」

「嘛,有必要把自己搞的那麼憂鬱?」雷輕笑著拍上了某個人的背、附上一罐飲料。

現在的所在地:阪區第三號港口。

「雷哥。」

王政宇禮貌性的喊上一聲,漠然的接下那罐飲料。

「我想那ㄚ頭還不至於傻到那地步,她也猜的出來那個人便是元兇,只是、」雷瞇眼笑了笑,一雙紫眸不曉得正打量著什麼。

「鬼神這個地方對她來說比任何東西都來的重要,我想這次那個人大概也不會太好過。畢竟,ㄚ頭可是經歷的很多事哦,從小就沒有家和父母的她,早就把這兒當成家了。」

王政宇愣了愣,他、沒聽過羅蕾提過這件事。就連成哥也沒有。

稍稍握緊了拳頭,還是什麼都不了解啊。

自己的出身雖不富裕,但最少還能溫飽三餐,最少還有個媽媽陪著,對於從小就不愛讀書的自己,對於資訊方面卻是極有興趣,後來離開了家,就往這方面去發展了。

「我、」

「你喜歡ㄚ頭,我早就知道了。」

先一步奪回發言權,雷的語氣依舊是那樣輕鬆,「因為你看她的眼神,不一樣。」

「那ㄚ頭不怕我,這是第一次有人不怕我的眼睛,她嘗試著去了解,雖然總是失敗。」輕笑幾聲,雷的聲音聽起來多了幾分愉悅。「王潔,是不容許任何人欺負的女孩。」

「我不會。」王政宇皺了皺眉頭,但是,「最少,我不會拋下她。」

「希望如此哦。不過嘛、現在可是有另一個人在喜歡她呢。」

「那是謊言!他只是為了獲取利益。」

雷轉轉眼珠,沒有說話。

現在說什麼他應該都聽不進去了。

雷笑而不語,他輕鬆,但是一旁的人卻不是如此。

「現在最要緊的,是查出槍枝來源。」

「我已經查到了,戶頭是用一個不知名的帳號辦的,羅薩那個人也真夠謹慎,不過王姊已經猜到對方會這麼做,所以先一步要我去辦一件事。」

「哦?」這番話倒讓雷有了好奇。

王政宇笑了笑,神秘的將食指擺在唇瓣。「秘密。」

「哎。連我都不說了?」

「王姊說越少人知道越好,這是命令呢。」

巧妙的躲開雷的紫眸盯視,王政宇輕笑道。

「真是一群無情無義的傢伙哪,到底是誰將你們培育成這種壞傢伙的呢。」

雷撐著頰無趣的說著。

而他不選擇正面回應,只是沉默的站在一旁。

他喜歡王潔,那王潔呢。

他不敢保證王潔會喜歡上他,但要是那個人對王潔出手的話恐怕自己也會親手解決掉那個人,就算背負了殺人的罪名,大概也無所謂。

「王潔,是個很孤單的女孩唷,如果喜歡她、那麼就別有太多顧慮,忽遠乎近的距離,其實才是最難受的哦。」雷忽然出聲道。紫瞳卻是看向港外將要落下的夕陽。

這個男人,也是惹不得的。

不管什麼事,在他面前都有被看穿的可能性。

「雷,你是從哪來的,成哥從沒提過這件事。」

怔了一秒,雷以沉默回答了問題。

哪怕是誰,雷似乎很忌諱別人問起他的事。

除了成哥以外。

「抱歉、我只是好奇。」王政宇首次打破了沉默。

搖了搖頭,雷輕笑,「不、只是很少有人會提起我的事了,就連那ㄚ頭也是,似乎是不喜歡我生氣呢,未成年少女果然很好拐。」

雷補上一句很莫名奇妙的話。

「基於,尊重不是嘛?」

王政宇自動無視對方極於變態的話。

對方的個性在這幾天相處下來他大概也得習慣。

「總之、不可以調查我的事唷。」雷笑了笑,站起身,「不然會死的很慘哦。」

他似乎再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一股殺意。

還有驚悚感。

...我知道。」

 

後記:

ㄚ哈哈哈,我這一篇似乎拖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總覺得有種會被秒殺掉的FEEL

總之我這篇是耗了兩個禮拜的腦力啊!!!!

拜託大大們不要趕盡殺絕。(合掌)

然後明天沒意外的話說不定會補上一篇同人文補償?

是說好像在幾個禮拜就要段考了(掩面)

我還沒開始啃書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