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不會還喜歡那個人吧。」

 

喜歡?啊、想起來了。

那個背叛我的男人。

 

 

背叛。

至今我還是覺得這說法太貼切了,總覺得有些便宜了給予他的評價。

嘛、所以我想到了最適合他的形容詞。

 

下賤。

 

奇怪的是,不管過了幾年卻還是無法忘掉那男人的面貌,也不曉得是被下了什麼符藥。那個死在我們小套房裡哭著求我放過他及對不起我的表情,直到現在還深深的刻著。

這是我第一次見過他最真的笑容

 

 

那是,交往的第三年。

那天,是我的生日。

 

約好去餐廳慶祝生日的,沒想到卻突然收到對方有事不能赴約的簡訊。

當下的反應很平淡,幾乎沒任何負面情緒。我獨自一人前往說好的餐廳,吃著一個人的晚餐,並拿走了上頭還寫著大大的生日快樂的生日蛋糕。他很有心,是我最喜歡的草莓蛋糕。

我帶著備份的家裡鑰匙,靜靜的站在門外聆聽著從屋內傳來的對話。那是情人般的呼喊、那是情人般的對話,然後,是呻吟。

 

自己的男朋友背叛我,雖是早已知曉的事情。

但我似乎裝的太過於溫柔,溫柔到他以為我不會發怒便把女人帶來家中亂搞。

 

那是我獨自買下的雙人套房。

為了我跟他。

 

 

「以後,我們還會有個孩子,一家三口的住在這個套房裡。」

 

我記得清楚,他如此說著。

帶著他自以為真摯的笑容。

 

「摁,我知道。」比上虛偽,我不輸任何人。

 

帶上、一直以來都是溫柔的微笑。

 

 

『啪嚓』一聲的,我平淡的打開家門。

就像平常一樣的走回家,讓鑰匙靜靜的躺回擺在鞋櫃上的竹製籃子。

 

而還做著激烈運動的男女們,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過於微小的聲響,直到我走進臥房看到交纏著的兩人,輕笑一聲,打斷了呻吟。兩人帶著錯愕的眼神看向站在門口的我,就像捉姦在床,他們紛紛將棉被拉上蓋住他們赤裸的身子。

這裡所有的家俱,都是我和我的男朋友親自去挑選的,他很滿意、我沒意見。然而現在使用那些東西的,是我的男人沒錯,不過女伴卻換了人。那條白色的被子,染上了激情過後的証明,看起來極搧情。

 

「是不是該把人,物歸原主呢?」溫柔的語調讓我不禁想為自己拍手叫好。

遇到這情形還能如此冷靜的,不敢說只有我ㄧ個,但肯定不多。

 

從第一次的見面、到經過,最後交往。

明明三年了,回憶的時間卻只有短短的五分鐘。

也許我並沒有把心思放在對方身上,也許我沒有太愛他,但是我不容許的是、他的背叛。那太過於超過的越界,就像拉扯不定的弦挑戰著忍耐度。

 

『啪』

 

然後聽見了,線斷掉的聲音。

 

「別再讓我看到你,出門的時候、記得報警。」我記得,那是我這輩子最冷靜的聲音。

她像是活見鬼一般,女人匆忙的拾起地上的衣物,也不管是否有遺漏便慌慌張張的逃出門。

 

 

「好了,我親愛的男友,現在該換我們來談談了。」

「對、對不起...求你放過、求你放過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是她來誘惑我的!」

 

『啪』

我又聽到了,這是我賞他巴掌的聲音。

 

只見他惱怒的看向我,然後隨之就是一個巴掌打在臉上。

熱辣辣的痛楚聚集於臉上,我猜臉頰大概被印上了一個手掌印,是我最喜歡的顏色,紅色。

 

「謝謝你打我。這樣、我就有理由還手了。」還沒讓對方開口,我將放在身後的刀子朝他的腹部一劃。

接著,我看見了比草苺還要豔紅的色彩。

 

鮮血就向彩虹一樣的射出。

 

我最愛的男人死了。

死在我們買的…不,死在我買的套房裡,帶著眼角淚水、帶著錯愕神情。

 

 

那天,是我們的交往的第三年。

那年,是我們分手的十二點。

那天,是我的生日。

 

單身派對。

參加人數:兩人。

 

我吃著某貼心人士買的生日蛋糕。

是我最喜歡的草莓口味。

 

後來,警察來了。

我被判下了殺人罪,入獄。

 

【續】

 

後記:

總之是先擺來放置的坑(淦

其實我很喜歡挖坑給自己跳就是了。

 

感覺上是很獵奇的文章但又好像不是

只是想寫寫看女角的心情

然後不知不覺就打了一千多個字的坑(飛踢

 

然後我不是乖小孩

我還沒開始啃書(正色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