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離開了羅姊那裡,我沒有回鬼神、也沒有回學校,正確糜細一點來說,我回了天台。

羅姊的住址位於山上,而我當然不可能腦殘到用雙腳走下山,就是攔了部計程車回去,不過一趟的花費也真夠他媽的貴,要不是身上剛好多帶了些錢,大概真得把雷的車給開下山去,後果會怎樣就不曉得。

抬頭微微瞇起了眼,沒有陽光,就是亮的有些刺眼,當下的感覺就是討厭白色,討厭所有與自己搭不上邊的顏色,至於是黑是灰,也許早就不重要。

正想點燃根菸來抽,沒想到便底下傳來陣聲音,拿著打火機的手頓了頓,亦然放棄抽菸的舉動,從天台的更高層上探下頭看,我看見了個作夢都沒想到會在這裡的人。──王政宇。

「別杵在那,知道我在就上來。」

扔下這麼一句話,我又爬回了我的位置,繼續完成剛才的事情,直到對方也爬了上來我才將望著天空的視線轉到他身上,我想我笑的很複雜。

「你怎麼在這?而且還知道我在這裡。」

王政宇搔搔頭,有些無辜的笑道:「只是覺得王姊似乎會心情不好,至於在這的原因就當是個秘密囉。」

我抿了抿嘴,倒是被他猜的挺準。

這是有多少次沒被人這麼看透心思,就好像心被人剖開似的看著一清二楚,沒有半點細節被漏過,而我卻早已習慣了被忽略情緒,畢竟是曾被遺棄的,畢竟是在外喬事情的,情緒那些的,是面向自己最簡利的利器,也是最大的束縛。

「似乎覺得?我怎麼覺得你是跟蹤我?」

狠狠的抽了口菸,滿口的嗆味在口腔中散開,我有些難受的皺了皺眉頭,卻也不討厭這感覺,或許唯一的目的就是不希望在有任何的情緒浮上心頭。不敢說自己有多堅強,就是討厭這雙總是會洩漏了自己情緒的表情及雙眼。

拍開對方身手過來想替自己拍背的手,我平息了下呼吸節奏才緩緩看向王政宇。

「為什麼?這麼喜歡著我?」

我看到王政宇的表情愣了一秒,彷彿沒料過我會這麼問他,但是眼神卻又快速的充滿了疑問,也不知怎的,莫名奇妙的覺得他現在就只是個單單的孩子。

我沒有過愛情,沒有過愛。情人那些,對我來說不過是令人譏笑的名詞,現在的人都把愛當什麼了,分手失戀就鬧自殺,那麼當初說的那些情情愛愛又算啥的狗屁,說是用來維持這一段感情的橋樑也不一定,如果說是長相守那些恐怕就有些可笑。

我是個黑道,是個太妹,我殺過人,開過槍拿過刀,又有哪個正常人會想接近這樣的女人,又不是不要命了還頭殼壞了。

「王姊,老實說,我並不喜歡現在的你。」

「什麼?」

我抬頭看著站起身來的他,莫名的似乎有些寂寞。

直到現在我才想起,對於這個人我一無所知。

直到,王政宇淡淡的聲音響起,就有如那雙眼睛毫無波瀾的模樣突然起了波浮。

「從我幼小時,我就得知了我沒父親這東西,我是我媽一手栽培長大的,那時我母親只是不斷的覆訟著一句話,別恨你爸。

「我一直一直都不懂這句話,為什麼被拋棄的母親卻依舊愛著那那該死的男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不過都是愛情再作祟罷了。」王政宇輕笑幾聲,有些無奈。「但是我並不像我母親,我並不相信會有永遠的愛情,那太傻,也太愚蠢。」

王政宇轉身笑著看我。「直到遇見一個人。我喜歡你、王姊,只單單因為你是王潔。」

「可是王政宇,你有沒有想過,我不會喜歡你。」

我屈起右腳膝蓋,輕輕側起頭。「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並不可能。」

氣氛沉默了一分鐘之久,我的笑容也漸漸下拉,垂著頭點了另一支香菸,任著微刺鼻的煙飄散在空氣中,直至,嘴角又被拉起了一抹弧度。

「王政宇──」

「我想過,想過所有被拒絕的可能性,但是我會等,雖然不是一輩子,但至少我不曾後悔這個選擇。」

我覺得我一定有說過這麼一句話。

而且我並沒有忘記,也沒有後悔。

「王政宇,你是個名副其實的笨蛋。」

王瑜姬和李楓離開後的客廳變的格外沉靜。

羅蕾不曉得在忙什麼事情,從三點過後就不見人影,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鐘頭也沒聽見半點腳步出來的聲音,兩個大男人的坐在客廳也無話可說,就是各做自己的事。

「成哥,我有事先走了哦。」

「雷,你要去哪。」李成軒面不改色的看著已經起身的人,前幾分鐘還看見雷拿著手機跟另一端的人在討論著什麼,臉色不是很好。

雷晃了晃黑色殼機,一臉的笑意。「接到了通電話,先去處理些事情,這樣的解釋不知成哥哥是否滿意呢?」

「雷,我希望你所做的事情,不會是我不希望的結果。」李成軒緩緩啟唇。

然而雷瞇起了紫瞳對視了李成軒的雙眼三秒,突然一陣輕聲低笑,或許喜歡上這個人的原因已經在他心中逐漸成形,不管是個性還是氣勢,雷從不厭惡魚眼前這個男人。

喜歡待在這個地方,喜歡看他被自己玩的惱怒模樣,無關愛情。

「這點、就請成哥放心。如果有天我真的背叛了你,就算您拿槍指著我我也不會反抗的。」

稱不算上承諾的誓言,稱不算上誓死的決心,只是這番話卻讓李成軒意外的勾起嘴角,勾勒的弧度讓人只覺她看起來心情明顯愉悅。

「你說的話我也不曉得真假成分放了多少,不過--我會記著的。」

「哦呀,雷小弟弟已經走了呀?真是的,都不跟我打聲招呼的。」一旁,傳來了羅蕾的聲音。

李成軒笑著轉頭看向身後的人,身上的休閒裝已換成了一身的女性套裝,頭髮也規矩的綁成了一束馬尾,只是那細長的眼眸卻依舊擋不住那媚惑的姿色。

「小蕾,你等等要出門?」直到人而坐到自己身旁,李成軒才一把攬住那人的細腰。

「角頭那裡有點事情處理,你也要跟著我過來,休想抵賴。」羅蕾輕輕用指尖抵住李成軒的鼻尖。

「放心,我家女人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置之不理呢,更何況這次的事情也攸關了鬼神──。」

李成軒嘆出了一口細小的嘆息,直到墨色眼眸抬起時已換上了一般人無法預測的冷漠,比起豔紅色的鮮血,比起詭計多端的狐狸,或許就像雷所說的,李成軒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個無法控制的怪物,是嗜血的豹──是沒有人能馴服的。

而這模樣,出現的機率卻用手指就數的出來。

李成軒從不希望對自己順從的人是因為畏懼,是因為害怕。

如果只是那樣單單的情緒存在,那麼被背叛的機率絕對大過於被仇殺。

他不要上屬與下從的關係,除了兄弟,不該有其他的名詞存在。

啊啊──所以想到了那個女孩。

很小、很小,也很易碎。那個被自己帶回來的女孩,不哭不鬧的,神情平淡的猶如娃娃一般的,是領悟了什麼樣的事情,是經歷的什麼樣的遭遇,才會使她變的如此。李成軒所珍惜的家人──王潔。

而這樣的女孩,卻因為一個單單的擁抱而淌下了淚水,瘦小的身子一顫一顫的,然後明白了。只單純是因為害怕再度失去這樣的溫暖,只是因為、渴望親情、渴望家人。

「軒?」

「軒?」

「摁?啊?抱歉我想些事情有些恍神。」

羅蕾聞言而挑了挑眉,然後微微瞇起了眼。「跟我在一起還敢想別的事情?說,在想哪個女人!」

那表情就像捉姦在床的表情,李成軒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反倒是羅蕾看了他的反應後一個哼聲就撇過頭不理對方了。通常這種個性說是傲嬌也不為過,可是現在李成軒也不開玩笑了,他可不想突然哪天就被自己的女人給暗殺掉。

李成軒緊了緊手臂,讓羅蕾更帶進自己的懷裡,「好好,我不笑我不笑,我只是再想王潔的事情。」

李成軒將頭靠上了羅蕾的肩膀,靜靜的闔上眸子。

他很疲憊,也很厭倦。他用雙眼看透了這個世界反覆無常的事情,直到最後,他才發現原來最看不透的東西就是靠自己最近的人──是人心。

最難看穿,也最難猜測的。

然而這樣的人類卻也是最該防備的,人與人互相防備著,最後兩個字的評論或許只剩可笑。

人類的慾望太多也太大,總是難以被滿足的心貪婪的想擁有更多。

人類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擁有翅膀,人類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長生不死,這是必定的事實。水裡游的、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個個都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特長,然而人類卻是所有的東西都希望留下。

或許有例外,但是並不多。

於是拼命的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更高,只要更高,就能得到一切。

這是人心,也是人性。

沒有人是不自私的,只是選擇活著的方式與他人不同,所以才會有了爭執與衝突。有人選擇用陰險的方式活著,所以才有所謂的弱肉強食。

而李成軒選擇的生存方式,不搶奪、不爭執,他就只是安分的過著日子,然後等待死亡。

「軒軒軒,潔兒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所以不准一個人獨佔我可愛的潔兒。」

直到聽見了這般任性的發言,李成軒才難得的露出了溫和微笑。

「是--我們家的女主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女主人?我可沒答應要嫁給你。」

羅蕾偷笑一聲就躲到了沙發的另一端,而李成軒卻動也不動的坐在那兒。

後來才再聽到李成軒的另一句話後羅蕾又再度爬回李成軒的身上,這回是直接跨坐在李成軒的大腿上,她兩手撐著腰瞇著眼的看著對方。

「什麼叫我可沒說我要娶妳,難道你想娶別的女人?」

「那可不好,我這一生只為一個人動心呢。」

李成軒的嘴角揚起一抹惡質的笑意,沒等羅蕾反駁下一句話便扣住人的後腦吻上,算不上是溫柔的吻卻帶著點點的佔有慾。

那個聲音,卻突然像是蠱惑人心的嗓子。

「我都還沒跟你求婚,怎麼娶你。」

「況且,我想讓你做的是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後記:

這篇其實有甜文也有嚴肅文。

或許是翎兒我刻意的,嘛嘛、太甜的文章我怕會殺死各位大大們的心

誰要我這麼愛親愛的大大們呢(╯◇╰)

 

王政宇這個腳色我很喜歡,老實說就是有點憨憨(?)又有點可愛(#)的腳色,所以身世什麼的就屬於比較柔和一點的,但是姊姊我有些草草帶過,畢竟我還是想打王潔跟王政宇的甜蜜時光而已(珢)

當初打王姊姊的身世時其實我編刻的比較悲劇一些,但是後來想想不要對他這麼殘忍(?)所以就又改了這麼一咪咪的內容,老實說姊姊我的草稿跟放在這裡的大不同啊--(感嘆個屁!)

至於打成哥這個時段的時候我打的很順手,非常開心,或許自己也很喜歡關於「人心」及「人性」這方面的事情,因為難以捉摸所以才會想探討之類的,其實親愛的李成軒小弟弟也活的很辛苦哪,嘛、關於他的事情就是之後的故事了,在此先賣個關子( c)

 

那麼廢言就到此告一段落,請期待下一篇文章,至於何時會生出個屁來我也不曉得。(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