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筆電安順的躺在桌子上,指頭在鍵盤持續不斷的敲打行為,直到秒針轉了一圈後才停下動作,你端起咖啡淺嚐,接著讓椅子轉向床鋪。

「穿的如此落隱落現,是想誘惑誰?」你勾了勾唇瓣,雖然不介意看到他穿著浴袍坐在床上乖乖等著你處理好公文的模樣,但是下半身的緊繃可不是如此好受。

「我只是剛好洗完澡出來,然後就剛好看見你待在房間裡。」他說的咬牙切齒,一張臉紅的跟蘋果似的。嘛、確實是自己無聊闖來他的房間,沒想到就這麼剛好的看到某人的出浴畫面。

這一切只是湊巧。

非常剛好的湊巧。

你無辜的眨眨眼眸,表示出自己的無心之過。

他悶哼一聲,乾脆撇過頭不去看你的表情。就是因為心裡明白對方最受不了你楚楚可憐的模樣,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吃軟不吃硬。然而抓住這個弱點的你倒是樂在其中。

「親愛的老婆大人,別生氣了摁?」

俗話說不管怎樣老婆都是第一最大。

不過這也是你自己瞎掰出來的理論。

你站起身來坐上床沿,伸手一撈便輕鬆的將可人兒抱進懷中,他的身上還散著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就像沾染上你的氣味一般只是短短如此的,你心情愉悅。

「去處理你的資料啦!」大概是又靠太近的緣故,耳根似乎又蔓延上緋紅。

你低笑輕聲,輕輕的吻了他的後頸、然後是耳垂。

「遵命,親愛的主人。」

 

【完】

 

後記:

摁這還有後記嘛?

我已經覺得打完我就虛脫了。

 

我需要衛生紙擦鼻血(失血過多)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