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因為你是王潔所以才這麼做的。

帶著些薄荷的輕淡味道,從口中吐出像霧一般的煙,我微微垂下了頭,身子近乎是懶懶的靠在鐵欄杆上,連移動半步都覺得懶。

只剩思考但是卻又不曉得自己到底在思考什麼,或許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喜歡上了王政宇那個人,存在感薄弱,不愛說話老是面無表情,眼睛平淡如水彷彿無情緒,但是笑起來卻會有酒窩的,可愛。

原因呢?對於我來說原因是最沒需要被需要的兩個字,說穿了反倒比較像在給自己找藉口找臺階下罷了,只是喜歡他那個人沒有理由,我找不出理由去喜歡的原因。

「啊...莫名奇妙啊,但是又不太想去問其他人該怎麼做」煩燥的撓了撓頭,咬在唇上的煙也隨著心中無數次的吶喊而掉落,菸灰一盡,然而卻已無心思去轄管那些零鎖小事。雖然不是沒想過去找成哥或雷問這些事情,但是一想到他們會用怎樣曖昧的眼光看著自己就打消了念頭。

「明明我是被喜歡的那個怎麼反而煩的要死!」

「被喜歡的那個?誰啊?」

然後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也許是說話的聲音太大所以就連站在門口也能聽的一清二楚,李楓緩慢的步伐一步步的朝自己走過來,他坐下後才又像是想到什麼而打了聲招呼,笑吟吟的。

「沒想到王姊也陷入情網啦?」然後一開口就是一句很欠扁的話。

「你是太久沒被我踩了是吧?」我冷瞪了對方一眼。

李楓乾笑幾聲,然後又打哈哈了幾聲,「別這麼說啊,我聽瑜姬說你心情看起來不是很愉悅,總之就是、摁,憂鬱之類的?所以我就上來看看你發生什麼事啦,沒想到居然讓我聽到了這麼天大的內幕。」

我沒有回應,只是用腳踹了對方的肚子一下,「不過話說回來,王姊喜歡上的人是?」

不知道源頭還敢跟我上來哈啦?這傢伙找死?

「你不認識...是從組頭那裏調來的一個男的,叫王政宇。」明明就是擺明了不想說,但是卻又再看到李楓那副像隻小狗般期待的眼神而說出了實情。

「哦,原來是他啊。」然而出乎預料之外的李楓卻像是認識王政宇般的擊了一下手掌,我看著他邊挑了一邊的眉,李楓才又繼續說道:「前幾天那小子有來李楓過,聽說是想問些事情,大哥那時跟我說的是他為了要找港口那幾條命的線索才來的。」

大概是雷那天跟我說的事情我皺了皺眉頭,不過這小子也就真的那麼不怕死?隻身前往李楓?真不曉得該說是膽識好還是過度腦殘。撐著頰,我低喃。

「疑...王姊喜歡他我記得,王政宇不是也喜歡你嘛?」噢不,天啊你終於說到重點了。

「那你說呢?我要怎麼辦?他媽我根本沒遇過這種事啊!」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戀愛,莫名奇妙。

而他像是思索般的偏了偏頭,用著無比簡單的語調,「王姊你在害怕什麼?如果是你的話我想會說出來也說不定,但是問我這種事不像妳啊,你在害怕什麼?」

聞言,我逃避似的避開了對上的眼。

確實,我是在害怕。

就如同以前的思考,我害怕甚至討厭擁有過後的失去,所以從不奢望能擁有多少得到多少,誰也不敢肯定未來,那些變數都太過於大,何時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結局誰也不曉得。

我害怕告白後擁有了,卻又失去了我所珍愛的,那樣有多痛我不敢去想像,也不想嘗試,就像親情、就像友情,我失去了雙親,而卻得到了成哥以及鬼神這個地方。

如果這是代價,那麼我是否會會覺得值得?

然而,這個問題卻再一開始就沒有討論出結果,或者說沒有結果的問題,失去雙親不是我所選擇的,正確來說,我是選擇被扔棄下的那ㄧ個。

「王姊?」

「啊啊...抱歉,被你這麼一說似乎才想起了一些事情...」苦笑著,搔了下後腦,「我想這次你說的是對的,我確實在逃避,逃避我不想承受的事情,逃避我可能承受的事情。」

「那麼、聽了我的回應後王姊還想問我該怎麼解決嘛?」李楓輕笑了聲,隨著語句雙腳站了起來,他低頭俯瞰著我,明明已經知道答案的──

我扯了扯唇角,笑了,一隻手搭上對方伸來要拉起我的那隻手,邊道:「我想不用了。」

呼喊住,那個站在我面前的男人。「等、等等,你先別回頭!」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還沒──

「王姊?」

「我只是有話,想說而已。」

可以嗎?真的可以說出那四個字嗎?已經不想再承受一次失去了,所以才會選擇將你狠狠推開我的圈圈內,可是如果這次放手了,是不是將真正的再一次失去。

「我不知道,不知道這是不是你所謂的喜歡,不知道能不能回應相同的感情,你很奇怪,為什麼要喜歡上我呢,我脾氣不好、個性差、又是個太妹,我不懂,到底、到底有哪點是值得你喜歡上的?」

「王姊...」王政宇才剛想開口,這一次又被打斷了。

「等等,我、我還沒說完可是,為什麼要讓我產生眷戀呢,明明很想逃開你,卻又無法控制想去找你的衝動,明明是這麼、這麼的

然後這一次,被打斷了說話,是用一個擁抱。仍錯愕於耳邊傳來的呼吸聲,仍錯愕於眼前寬厚的臂膀,王政宇開口了。「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什、麼?

王政宇輕輕推開了我,我看清楚了他的臉,摻雜上了微粉的紅,「王政宇?」

「喜歡你。明明是這麼的喜歡你,可是什麼也不能做,我承認我很過分,故意留在你身邊,故意讓你習慣身邊有這麼一個人,故意的、想讓你多依賴我一些。」王政宇撇開了頭,用手遮住了半張臉,「你問我為什麼喜歡你,要我、怎麼回答啊

啊啊,想起來了,還沒說出口的那句話──

在行動大於思考之際,我伸手、第一次,主動抱住了那個男人。「我、喜歡你...王政宇。」然後將頭,深深的埋進了那個男人的胸口。

我找不出推開這個男人的理由。

我想不到有什麼方式能讓我不喜歡他。

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可是只因為是他,所以打破了我的規則。

王政宇明顯的僵了一秒,可是手臂卻很快的回抱了我,「我知道,因為,我也是。」

我和他一直,都看著彼此不是嗎?

至始至中,都是我不肯承認,因為那該死的害怕失去,因為那該死的害怕受傷,從小時候就沒了雙親的滋味,就算連親生父母長的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不流淚,心卻還是痛著。

這次不懦弱了,是嘛?

「對了王政宇,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這次我主動牽住了王政宇的手,溫暖而真實的。

「什麼?」而對方則一臉茫然的模樣。

我挑了挑眉,準備鬆手,但是看準時機的王政宇卻快速的將我的手撈回緊握,「好好好,我說我說,王姊你別折磨我了,我可是好不容易得到你的心的。」

「那說還是不說呢?」

「摁...我喜歡你的直率,喜歡你的任性,喜歡你毫無顧忌大笑的樣子,喜歡你對朋友的挺身相助,喜歡你打人的樣子,喜歡唯一讓我不知道該喜歡還是討厭的一點,呃、」

他頓了頓語氣,但是就在我瞪了他的時候便又開口了:「我、我心疼你有話卻不說的個性,可是卻又覺得很可愛...」王政宇搔了搔後腦一臉苦惱樣,而我則又掙脫開了他的手並且快步向前走去。

「王姊?」

「閉閉、閉嘴,你!你別說了我不聽了,我要回鬼神去了別跟著我。」王潔反常的行為讓王政宇當下愣在原地,直到腦思緒轉了一圈後他才了解似的笑了。

「笑什麼──」

「王姊,」他喊了我,然後也跟著大步的走向我,「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王政宇一箭戳中紅心。

而且剛好是最準的中心。

「閉嘴閉嘴閉嘴───!!」

我會後悔嘛?我想沒有。

如果真的有的話,我就不會跟王政宇像個白痴ㄧ樣的在街道上追逐了。

「怎麼了?在看什麼?」

「摁?雷?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著莫名奇妙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李楓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就連校外人士都不能隨意進出的學校,然而雷這個長的一臉變態的人居然正站在自己眼前。

「摁哦?你的表情有點不可思議呢,看來就像在說我是個病菌離你遠點的表情,真傷我的心哪小楓楓~」依然不改變態作風的雷故作傷心的拭了拭眼角的淚珠───當然那是假的。

李楓的額間頓時掛下三條黑線,直到現在他還是無法置信李成軒為何會讓這個不入流的人進鬼神這個場所,更何況還是擁有第二權力的人。

到底是不是被威脅的呢不,李楓否決了這個想法。

李成軒會被威脅這種事砍死他一百遍他都不會相信。

「哦啊,原來是ㄚ頭和王政宇啊,看來真的是把心結說開了呢,哼哼,看來之後又有可以調弄的對象了。」雷笑的歡樂的說著令樓下兩人同時惡寒的發言。

「你都是以調戲別人為樂的嘛?」

...這麼說可就不對了,我只是用我最大的善心和愛意來幫助他們白頭偕老--摁,這麼說不對,應該是破壞他們的感情然後再讓他們用更多的愛來彌補那段空虛才對。」說著無人明白的言論,雷一臉我是好人的表情邊看向李楓。

然而後者則是撇過頭默默的替樓下剛交往的兩人悲哀了三秒。

...你說的都對。」最後李楓只能想到如此的回應了。

「嘖嘖,講的還真心虛呢。」

那敢問大爺你希望我說些什麼?李楓称瞪了對方一秒後又轉回視線。

老實說他不太喜歡那雙紫眸,或許是因為太過深邃所以太沉重。

「不過我倒是挺期待接下來的劇情。」雷輕笑一聲,留下了令人疑問的句子後便打著笑離開了樓頂,又剩下李楓一個人了。雷的話讓李楓疑問,但是總覺得事情不會朝向他希望的好的結局去發展。

「這年頭黑幫也真難當,連感情都得幫牽紅線做媒婆了。」

喃喃著的,李楓昂頭看向遙望無際的天。

 

 

後記:

發文是個難題

而且還是發長文(菸)

 

所以皆大歡喜HAPPY ENDING了(你不)

俗話說有情人終成眷屬(是在說臨終前嘛?!)翎姊姊我已經無力虛脫算了開玩笑的,只是因為我感冒了所以心情憂鬱/////喉嚨爆痛邊喝水邊打文,不忍說跑了好幾趟廁所。

明天準備看醫生→.→

 

這次廢話在後續續續續續────所以先正文。

 

就是從頭到尾王潔一直都再糾結的一個問題──害怕。

害怕擁有害怕失去,所以選擇一開始就不去正視,這邊王政宇倒是追的蠻辛苦的XD可憐的政宇被漠視了好久才終於抱得美人歸。不過後來讓他惡質了一下:「我承認我很過分,故意留在你身邊,故意讓你習慣身邊有這麼一個人,故意的、想讓你多依賴我一些。然後我惡整到王潔了XD

這邊李楓算是我設下的一個伏筆,閑閑沒事做的路人甲乙偶爾也要讓他當個英雄,所以就把他設定為月下老人了-//////-不覺得很可愛嘛?不覺得嘛?至於雷就是雷客串的,摁、、、、總之就是讓他來提醒還有羅薩這個人的存在,簡單來說是來亂的(啾咪)

 

之後是糾結之下,我之後的補習時間改提早了,所以上線時間跟著減少,最多能上來的時間大略一到五就是下午的時間才會上來,之後赴期考段考會考的啊一大堆,翎姊姊都想淚崩了。

【天台上的牽絆】總之還是會發到完結,畢竟都努力這麼久了不想半途而廢。

至於我可愛的同人文則是可能畢業以前痾,總之我盡量趕完。因為我打的也很開心-/////-

 

然後今天是慶祝翎姊姊生日所以快慶祝我老了一歲吧XDDD

我覺得今天一整天我都在笑J所以我現在沒聲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