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絡方式,不管是電話、又或者其他可以搜尋到對方位置的,什麼、都沒有。

就像是完全消失一般,不見蹤影。

那兩個人所給予的告白到底是真是假,我還在思考、直到煩躁。不過到最後我似乎選擇放棄,他們過他們的、我過我的,其實這只是回歸到我原本的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

最多就是、很煩躁。

『雷哥早、王姊早。』

「早。怎這麼早來。」

『王姊,已經中午了,這還算早嘛?』

啊、原來已經中午了,難怪我總覺得太陽似乎有些大的過頭,唔、昨天似乎熬夜敖過頭了,好像幾乎是一整夜沒什麼睡到。嘖、頭好暈。

「哦?今天難得這麼早就來呢,潔小妹妹。」

「雷,別把你的起床氣發洩在我身上。」

過於溫柔道讓人發麻的語調,一聽就能知道對方一定是被什麼事情吵醒所以才會有這麼嚴重的起床氣。而發洩的對象則是我。

嘛、今天小姐我就不跟爺爺你計較。挑了挑眉,我東找找西找找才終於翻到一包咖啡包,未開封、未過期,符合。東弄弄西弄弄,「諾。咖啡。」

算了

「雷,把你的笑容收起來,我認輸。」

「ㄚ頭,你還太嫩了。」

雷狀似愉悅的表情,他一臉獲勝的端起我泡的咖啡喝著,雖然途中我有想過要如何復仇,不過當我有不好的念頭萌生時,他的紫眸就盯過來了。

「總有一天我絕對要跟成哥說你欺負我。」

「哥哥會欺負妹妹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摁,對,哥哥欺負妹妹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不對!不要說的好像很應當的樣子!」我大力的拍上桌子,而檯面上的東西也似乎因為震動而有了搖晃。

而雷還是一臉愉快的模樣,這讓我有了想把熱水瓶砸過去的念頭。

但是他的一句話卻讓我停了行為。

「他應該還在小蕾那裡,要去看看嘛?」

偏了偏頭,他看向我,彷彿在等著我的答案。

似乎也好久沒有去那兒看看,就連羅姊也是,第一次看到羅姊時是幾歲來者?

大概八、九歲差不多。也有七、八年沒看到對方了,不曉得是否都變了模樣,不過說實在那次看到羅姊的印像其實很模糊啊

只記得她的眼睛好像是很特別的顏色。

嘖!想不起來。

「如何?要去看看嘛?」

見我沒反應,雷再次開口出聲了一次,紫眸帶著滿盡的笑意看著我,抿了抿嘴,我抽起沙發上的夾克穿上,步向門口。

「去,怎麼不去?」

坐在車上,我並沒有那樣的閒情逸致去觀看窗外的美好景色,而是思索著我和王政宇還有羅薩的事情,雖然稱不上三角關係,但實際上目前的狀況確實是如此。

尤其羅薩那邊,恐怕也瞞不了多久。

...雷,我有事要跟你說。」

「哦?難得ㄚ頭會有事要跟我說呢,怎麼著?」

「羅薩,也許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我緩緩的道出事實,但卻還是加了也許二字,沒憑沒據的懷疑人不是我的作法,在找到真正的證據之前,我不會動任何手腳。

然而他的一句話再次讓我有了訝異。

他趁著車子在紅燈停下時俯身靠近我,隨著耳畔的聲音、我頓住。

「我早就知道了哦。」

還在恍惚當中,車子停了下來。

只記得似乎是被雷給帶下車的,但是另外一件事卻完全的吸住我的視線。

噴泉?

豪宅?

不!這絕對不是人可以住得地方。

「嘖,別擋在門口。」

感覺到後頸一股力量將我往上提,雷扛住我便往裡頭走,也不知他在我身上打了什麼藥,不管我怎麼掙扎他的力氣似乎越變越大。可惡的雷,要不是礙於怕打傷你,不然我就出手了。

而雷似乎也樂於用這個弱點操控了王潔。

直到走進類似廣場之類的中央位置雷才把我放下,這次我是確實看清噴泉的真面目。

很柔和、很美的。藍色清澈的天空逐漸被染上一道彩虹,透明著有如薄紗。在不自覺當中,嘴角似乎也受到影響而勾起弧度。

「好美...

已經有多久,沒有這麼抬頭正眼看過天空的顏色。

那一次在天台上,僅是看著被香菸給染上灰色的朦朧。

而這樣的行為,也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兩人所目睹。雷的視線從王潔的身上緩緩轉移到樹蔭下的角落,昏暗、陰沉,但是還不夠。

雷的眼睛能清楚的察覺那個人,是羅薩。

「似乎有人出來迎接我們了呢,ㄚ頭。」

撇過頭,聽見雷所說的話,我也跟著看見了對方。

被發現的人沒有半點畏怕、反而是朝著我們這邊走過來,帶著那抹令我反感的微笑。

「兩位是來找姊姊的,還是成哥呢?」

「都有。」雷也回應了微笑,在悄然當中將我環住,「能不能麻煩替我們帶路呢?」

「當然,這邊請。」

也不管我的意願,雷逕自將我往裡頭拉,摁不是說好讓羅薩帶路的,怎麼我覺得你反而比羅薩還要熟悉這裡的路。

客廳。

掛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再度讓我深深體會到羅姊的品味真是好到讓我難以想像。

這是誇獎、不是諷刺。

由淺色到深色的水晶,仔細一看便可發現幾乎是單一的顏色,延伸到牆壁、與牆上純潔的白成了對比調色。

「這是...」香水味。

「是小蕾用的,因為成哥。」

雷在一旁替我解了說明。成哥的身上總有一種很獨特的香水味,也不知是從何而來的,不管我找了多久,卻依舊是找不到成哥慣用的香水。

不像一般女人在身上塗的那些濃厚香水,聞起來簡直能要人命。

話說鬼神似乎也一直存在著這個香水,至於是從哪裡傳來的成哥似乎也不肯透露,只說了這是秘密然後就沒後續了。

「雷,你有喜歡的人嘛?」

我偏頭看向雷,雷的身世一直是一團謎,既然不能問身世,那麼問這些應該不犯規吧。

「怎麼?想追我?」

雷勾起了笑容帶著吃昧的表情看向我,直覺是後頸一陣惡寒。

「去死。」

「哦呵呵呵呵──乖,別知道這麼多對你的心臟比較好。」

「要不是關心你誰要這麼做啊。」

撇了撇嘴,我自討沒趣的揮揮手,也罷,反正我也沒把握會得到任何答案。

驚訝於對方會給這種答案,雷的心情似乎更好了。

「ㄚ頭,我問你,你覺得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什麼?」

愛一個人的,感覺?

我從未想過愛一個人的感覺是如何的滋味,我沒被愛過,從出生時就已經開始,那麼成哥呢?他愛著我,親人的愛,他愛著羅姊,愛情的愛。

而我,愛著誰。

「嘛、王政宇呢?」

聽見此話,我有些錯愕的將頭轉向雷。

原來早已被知道了。

「別問我怎麼知道的,政宇喜歡你的事情已經是事實。」

「從那天過後,他就消失了。」

「摁?不是你自己叫他去查某些事的?」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我叫他去查某件事?

雷頓了幾秒,然後彎起了不知名的弧度。

「哦,原來是這樣呢...

 

 

後記:

 

對不起我知道我收尾收很爛。(抹臉)

 

接下來的幾天可能會停文(學校考試)

所以請大大們耐心等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