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還沒發問的同時,一個人影已經走到了我的旁邊。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雷就這麼剛好的手機響了,我能說什麼?也就是放他離開我旁邊。

「有事嘛?」我轉身笑笑的看著他,老實說這笑容能有多假就有多假,反正老娘我也不削去在意他的反應,上次的警告就算我放出來的消息是假的,但是應該也算有達到我的目的了。

「啊對了,上次真是多虧了你的關心,關於阪區第三號港口的那件事我才到了不少消息,當然,都是透過一些地下手法才得知的,雖然花了我不少錢,不過倒是挺值的。」勾了勾唇角,我彎了一個極刺眼的弧度,笑意加深。

我不需要太多不法勾當,也不需要殺人擄人,我玩的不是技巧、不是金錢,我玩的也不過就是最簡單也最難以理解的人心。人心難以猜測,人性難以掌握,保持著笑容的作風,實際上能讓自己活的更長命一點。

羅薩,你很會利用你的頭腦,可惜你輸在沒有把我看的透徹。

現在我想知道的,是你蓄意攻擊我們的目的。我要一點、一點的把你掌控在手裡。

你敢玩我,就要有被玩的覺悟。

...那真是恭喜你了。」他扯動了一邊的嘴角,看起來牽強,「你們、不過去嘛?成哥和姊姊應該在裡面了。」

「等雷講完電話吧,反正我也不急。你還有事嘛?」

「不、沒什麼,我只是很好奇你和雷哥的關係。」

吃醋?我挑眉笑了笑,沒有回應,怎麼覺得這句話乍聽之下很曖昧,涵義卻有很多種哪?

忽地,一只大掌拉住了自己的手掌,十指交扣,像是戀人的曖昧又像是宣示佔有,可是那感覺是我熟悉的人,是雷。抬頭,我看向那雙時刻都戴著笑意的紫眸。

「我都不曉得我和您有如此熟識了,雷哥這一聲我可擔當不起呢。」

我沒有甩開雷的手,即便清楚的知道那手掌的握力有多疼痛。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再暗地裡做事的人,太不切實際了。」

交代完這一句話,雷拉著我便往更裡頭走,完全忽視於後者幾乎錯愕的表情,那摻雜著憤怒、不悅,我沒有去理會羅薩的表情,但我疑惑著雷的不滿是從何而來。

「雷,你在不高興什麼?」

「摁?我看起來很不高興嘛?」他眨眨眼眸對我調皮似的笑了笑,而後又轉向前方看著,「沒什麼,只是剛剛接到通電話,有些煩躁呢。」

沉默了有一分鐘之久,我又問。「港口的事?」

雷發出了讚賞的笑聲,看起來心情很好。「真聰明呢,不愧是我看上的ㄚ頭。」

在那之後,我便不再開口了。

港口的事情,如果沒猜錯的話剛剛那通電話差不多就是王政宇打過來的,是不順利還是?而王政宇為什麼要用我的名義去騙雷?不管怎麼想都很不合理。

那些帳單上的零碎字條羅薩就算再怎麼沒想到,也一定會有人替他消滅證據。不需要感到意外。

那麼用我的名義的做事,這又是何理?

「ㄚ頭,你要找人我不反對,不過關於港口的事情我可不希望你去淌渾水,你可以找人練拳也可以翹學,但是道上的事情我和成哥都不會再讓你踏進一步。」

「但是成哥的事情我有權力管,鬼神不是幫派,是我唯一的家。」

明明該是如此模糊的事,卻意外的感到清晰。

三年前,子彈穿入腹部時的觸感還清晰的響在腦海,不曉得是哪來的念頭,行動已經超越了思考,甚至替成哥擋了那一槍。傷疤還存在於左側的腰部,就宛如、鮮花一般綻放的傷口,國外的槍口果然惹不得,殺傷力連我也不得不佩服。依稀,似乎看到了成哥冷冽的神情。

肩上突然被拍了一下,接著是依附在耳邊的低喃。

「信不信我們打個賭,李成軒這個人要是失去妳,他會不會失控?」

那是個帶著笑意的聲音,但卻沒來由的讓人發寒。

「潔?你、你們怎麼來了?」

「潔兒來了?」

之後是兩個充滿疑惑和驚喜的聲音響起,我一愣,才發覺自己已經站在那兩人的身後,而羅姐正坐在我的正前方,原本是背對著我的現在卻已經睜著一雙美眸看過來。

美眸,顧名思義就是一雙很漂亮的眼睛,老實說我不曉得如何形容,但為何我卻會在羅姊的身上看到了另一個人的影子。他,是誰?皺了皺眉頭,我突然想不起來自己曾在哪裡看過這雙眼睛。

「潔兒!哇──好久不見了呢!這幾年都跑到哪裡去了?想說怎麼都沒看到你了,怎麼就沒過來看看羅姊呢,真是的,不是把我忘的一乾二淨了吧?」

我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羅姊已經反身跳過了沙發站到我面前,我這才發現到自己的失態,但也因此看到了羅姊穿著有多麼的、清涼。

「呃、摁、摁...好、好久不見了羅姊。」

「唉呀,真是的,讓我看看你──摁,長大了不少呢,當初看見你時還這麼小個,現在已經是個女孩了呢。」

說實在的為何我會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羅姊依然是滔滔不絕的說著,不過顯然有三分之二都是廢話,我抬頭也仔細看了羅姊,依然是跟我印象中的感覺一模一樣,羅姊如果是當模特兒的話應該挺賺的。不管是身材比例還是臉蛋,找不到讓人挑剔的地方啊啊當然,撇除掉開口說話的話。

我看向羅姊身後已經站著的兩人,成哥和雷不曉得在說些什麼。

「信不信我們打個賭,李成軒這個人要是失去妳,他會不會失控?」

然後想起了在耳邊低喃的這句話,我微微垂下眸。

「潔兒?怎麼了?」似乎發現了我的不對勁,羅姊笑的一臉歡樂的看著我。

「不,沒什麼,話說羅姊你和成哥剛剛在討論些什麼?」我心虛的撇開了眼神,試圖轉移話題。

然而羅姊笑了笑,沒有回應我的問題,只是拉住了我的手往他們走過,在我還沒反抗的時候我已經被強制拉到椅子上坐下,而聊的很盡興的那兩個人也終於注意到我們紛紛坐了過來。我看到雷看了我一秒,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

「軒,我想就算你再怎麼不想讓潔兒參與這件事,她還是會知道的吧?與其讓他自己去調查,不如現在就一次把話攤開了。」羅姊才剛把話說完,就拉過我把我抱著,不是沒有想過要後退,只是在那一瞬間我居然無法避開羅姊的行為。

這就是領導人的實力、嘛?

礙於身高的劣勢,我也根本無法做出任何舉動。

「我曉得,雷剛剛也跟我說了,看來收到消息的不只我們,就連雷也找下手了,看來作使俑者想得到的東西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複雜。」成哥攤了攤手,向後仰靠上了椅背,他笑的很無謂,讓我很懷疑這次的事情是不是並沒有那麼好解決。

就在這時,雷也加入了對話。

「一般人會想要的大不了就是,錢、權力、地位,不過這次嘛,成哥,你覺得那個人想要的是這些東西嘛?」

「我不曉得。」成哥聳聳肩,表示無奈。「不過這次港口的那三條人命是在小蕾的地盤上發生的,警方那裡一定很快就會找上門,就連鬼神最近也被盯上了。」

思考之於,我旁邊突然傳來一陣低低的呵笑聲。

羅姊放開了囚禁了我的手臂,側躺上另一頭的沙發。「警方那兒我沒在顧慮的,不過港口那三條人命可不是就這麼做罷了,道上的人都明白,」她將食指輕輕擺上唇瓣,做出了有些曖昧的的輕吻。「敢按下扣板機的,就要付出一命償一命的代價。」

「小蕾,你想怎麼做?」

「摁?我不曉得哦?總之先等警方那裏現身了再說,我沒有興趣去查那些事情。」羅姊恢復的坐姿,然後將視線轉向我。「關於調查的工作,我已經讓政宇下去辦了。」

「王政宇?」

「我吩咐下去的,不過我怕風聲傳的太快,所以是用潔兒的名義去辦的,潔兒妳不會生羅姊的氣吧?」

「可是...為什麼?」我偏頭看向一臉無辜看著我的人,疑惑。這麼一來王政宇的那些行為就都說的通了,不過用我的名義去做事,是想遮掩什麼。

良久,我才緩緩開口回應。

礙於警方那邊?」果不其然,羅姊點點頭。

說的也對,現在這裡和鬼神幾乎都被盯上了,要是想調查的話也一定是從羅姊和成哥開始著手,港口的三條人命警方那兒也一定是以偵查不公開的理由來敷衍我們。為了背功,豈有讓我們去進行的道理?嘛、看來是我誤會王政宇了。

那麼羅薩他在羅姊這裡辦事,羅姊沒道理不會不知道他幹的那些事,為什麼不戳破?

煩死了煩死了,這群人腦子裡在想的東西一個比一個還不正常。

「雷,你過來,我有事和你談。」被晾在一旁許久的成哥突然開口,也沒等雷回應便逕自往裡頭走,雷也沒說什麼,一臉笑笑的和羅姊打聲招呼後便跟上。

「雷,我說過別把潔牽扯進來的。」

聲音挾帶著些許的不滿,成哥瞇著眼睛往坐再對面的人一撇,然而那個人像是豪不畏懼的露出一副跟我無關的表情。雷輕輕的撐了頰,紫眸褪不下那不變的笑意。

「成哥,這事這麼說就不對了哦。我沒想過要把ㄚ頭牽扯進來,是那個人搞的事情,成哥和羅姊不是不知道的吧?」唇角微彎,雷的語氣輕鬆到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有緊張的這般情緒。

成哥在那年對方說的話他可是比誰都還記的清楚,畢竟誰也不想那麼早死,沒辦好遭殃的只會是自己哪。

「不管如何,這次你的任務只是負責別讓他接觸到警方還有其他道上的糾紛。」淡淡的說了句,李成軒歛下了情緒。「那個人是一定會除掉,但是既然對方還沒察覺我們已經知曉的所有事,就在陪他玩玩吧。」

「哦,成哥,你們是會害死更多人的哪。」

「不會讓他這麼做的,最重要的是先讓那些人一個個倒戈,我要慢慢的弄死他。」

勾著無聲笑容,雷靜靜的打量著這名男人。

李成軒。

你真是越來越有趣了,還以為我之後的日子會過的更加平淡無趣,看來你還有更多我值得期待的地方。

在幾年前進來這個地方時,他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天,便已經認定了對方是絕對的怪物。

李成軒,他能夠讓你死的不知不覺,也能夠讓你活的生不如死。現在唯一能牽絆住他的枷鎖,大不了就是王潔和羅蕾這兩個人。要是有一天這些東西失去了,說不定會真的看到他變成一只修羅。

不好惹啊,這個男人。

「雷,你在想什麼。」微微蹙了眉頭,莫名的從剛剛就感受到一股灼熱的打量視線,毛骨悚然。

而已明明已經被發現了,對方還是豪不忌諱的盯著不轉視線,這個人是有多變態。原本以為對方會適可而止,但是自己可沒有被男人打量的興趣。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成哥其實長的也蠻好看的。」

「你這是再諷刺?」

「我可還沒膽大包天到這地步哪,別誤會啊成哥。」

雷輕笑幾聲,緩緩從椅子上站起,「成哥,老實說,你給我的印象很像一種動物,嗜血的──豹。」

 

 

後記:

不知不覺我才發現原來我這篇已經打了三天(汗

難道這就是俗稱的「腦殘」

不過這集的雷我打的好開心-/////-

就是有種莫名的興奮感(小姐你有事嘛

啊哈哈──下篇嗄,摁我考慮看看(菸)

 

補習真是他鳥的累

一點半到九點半,夠威猛

嗚嗚媽媽我要回家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翎 的頭像
Ms.翎

空白地帶

Ms.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